EMILY

【BS】《一桩事先张扬的爱情》

言澈:

端午安康!
原作为马尔克斯《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在此对自己的拙劣模仿向他致歉。
因为我觉得这个梗实在是太适合蝙超了没憋住。
不是HE不要钱
 
 
————————
  


《一桩事先张扬的爱情》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
         我们醒了,却知道原来我们是相爱的。
     
  
 
章壹
  
 
   
   
        这个故事的起源来自一场不幸的婚礼。之所以是不幸的,是因为在婚礼的当天晚上,新郎的伴侣就被送回了家。但归根结底,在现在的我看来,这份爱情仍然得到了一个美好的结局。
     
        那位退回伴侣的人叫做布鲁斯.韦恩,十年前的三月底,也就是婚礼的前六个月,他第一次来到堪萨斯这个小镇。来时乘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老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替他将行李箱提下之后便离去。他有三十岁左右,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五岁,身上散发的活力使他看上去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有着迷人的身材,长着一双蓝眼睛,深的发黑,肤色像是阳光一样白皙,穿着修身的黑白西装,戴着价值不菲的三眼手表。
  
        戴安娜.普林斯随他前来,这位优秀美丽而热情的女人初次见面时一直盯着他看,那时她还没有认识史蒂夫.特雷弗。“他长得太不真实了,”她对我说,“我可真喜欢他,如果我没有爱上史蒂夫的话,我肯定能爱上他,但他肯定不会爱我的。我们只是朋友,仅此而已。”她绝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发现布鲁斯.韦恩难以看透的人。
   
        三月底的时候,我母亲在给我写的信件里随笔提到:“孩子,这周我们镇上来了一个怪人。”下一封信中又说到:“那个外人叫做布鲁斯.韦恩,所有人都觉得他很迷人,但我还没见过他。”


        没人知道他因何而来,又将因何而去,这场世纪婚礼前不久有人曾憋不住嘴问过他这个问题,他也没有思考,仿佛等待这个问话已久似的,只是不紧不慢地回答说: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小镇,为的只是寻找一份爱情。”这或许是实话,但他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给出一个不同的答案。与其说他的回答是发自内心,倒更像是在掩饰什么。
  
        到达堪萨斯的那天晚上,他开了一个全城人都能参与的派对,在派对上介绍了自己。第二天他拜访了镇上所有的制酒师,又分别向他们提出了自己对所酿的酒的建议。还与一位退休的军医自然地谈起战争,谈起毒气弹,谈起令人作呕生化武器——他喜欢参加热闹又漫长的聚会,擅长品酒,不沉迷赌博,但打得一手好牌,能飞快地与周边的人打成一片。有个晴朗的周末,他向镇上有名的摔跤手发出挑战,结果只是三个回合便把对方以一个过肩摔结束了比赛。这是我的母亲在一封信里告诉我的,末尾她加上一句评语,很符合她的口气:“他简直是在金币里游泳。”这与那个已经证实的传闻相符:布鲁斯.韦恩精通一切事物,而且拥有数不清的财富。
    
        在两个月后的一封信里,我的母亲最后一次称赞了这个人。“没有人不喜欢他,”她告诉我,“因为他十分谦和,心地善良,甚至还帮孩子们摘下树上的苹果。”在这条论断之后她又给我寄过两封信,然而对布鲁斯.韦恩只字未提,即使他将要与克拉克.肯特结婚的事已经尽人皆知。直至那场不幸的婚礼过去很久后,她才向我承认,她认识布鲁斯.韦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更正那封信的评价了,他的那双黑蓝色的黑豹般的眼睛令人望而生畏。
  
        “他让我想起蝙蝠,那种只在黑夜里狩猎的动物,”她对我说,“但你知道的,这种不吉利的话不应该写到信里。”
 
        我认识他要比母亲稍迟一些,是在七月放假回乡的时候,我觉得他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古怪。相反,他是个魅力十足的人,也绝对有戴安娜.普林斯形容的那么理想。事实上,他虽然开朗谦和,但我觉得他实际上要冷漠得多,优雅的举止也不能掩饰他内心的孤僻。最重要的是,我感到他是一个十分消极的人。而那时候他已经和克拉克.肯特正式订婚了。
  
        至于他们两人到底是如何相识的,始终没有人能够表述清楚。据布鲁斯.韦恩曾经居住的男子单身公寓的老板娘说,五月初的一天,夏天刚刚悄然而至,阳光洒了遍地叶影,沙沙作响,布鲁斯.韦恩穿着藏蓝色的西装三件套,将要从门厅走出去办事的时候,克拉克.肯特和他的母亲并肩交谈着,轻快地穿过广场,没有打伞,没有戴帽,在金色的阳光下克拉克.肯特清澈的眼睛里闪着星空般璀璨的光亮,一瞬间就让布鲁斯.韦恩在无意间注意到了这对母子,在那个下午的两点钟,在这个一天中最热的沉寂时间里,他们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活物。布鲁斯.韦恩问那个年轻人是谁,老板娘回话说,他叫克拉克.肯特,旁边是他的养母,玛莎.肯特。这位幸运的母亲在孤儿院里一见到了这个孩子便毫不犹豫地把他带回了家,养他成人,末了老板娘惬意的感叹一声:“老天啊,这位母亲是幸运的,因为她的孩子长得可真英俊。”布鲁斯.韦恩一直注视他们走到广场的另一端,直到人影也看不见的时候。
  
        “他的名字起得真好。”他说。
 
        “克拉克.肯特……”他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然后他又久久地注视在他们消失的那个地方,像是在回忆,像是在沉思。最后他闭上了双眼,也没有去看她,只是一字一句地,为了让她清晰地听到他的请求:
  
         “等我回来,”他说,“请提醒我,我要娶他。”


TBC
——————————
说出来可能吓到你们,但我妈真的是个蝙蝠粉。
我准备向她安利酥皮了。
  😄
照例打滚求小红心求评论
六月底应该能把不义的脑洞填上
我也不知道我那么多脑洞什么时候能填完(。)

评论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