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暗巷组】免疫保护(九)

宁左勿右_Reliquit:

*美末AU
*abo
*Alpha x beta


九。


即使没有闹钟,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Colin在听到室外鸟儿吱吱喳喳的叫声时,就清醒过来。


Colin正想要爬起身,却发现自己怀里面多了个人。


清秀漂亮的男孩背对着Colin蜷缩在他的怀里,他只穿着一条沾染着体液的四角裤,身上隐隐地散发出好闻的木头香。


看着Miller熟睡的侧脸、修长的睫毛,昨晚荒唐的回忆在Colin的脑子里重演,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地清晰。


男人捂着眼睛叹了一口气,心里极度后悔自己对才14岁的男孩下了手,他一向都对自己的自控力有信心,但面对Miller,所有的理性和逻辑都崩盘瓦解。


“还好在失控前替他戴上项圈。”Colin庆幸,“还好昨晚没做到底,把他彻底标记。”


Omega一生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Colin并不想背上这么大的责任,毕竟他跟Miller的关系在抵达第三区之后就会解除。


可为什么?


为什么Colin看到Miller的后颈时,却感到牙痒痒的,胸膛里满是咬破他肌肤,进入他身体的念头?


Colin使劲地摇了摇头,把心中逐渐成型的想法驱逐出脑袋,然后逃也似的离Miller有多远就离多远。


铁桶里燃烧的炉火早就熄灭,身边的发热源又突然抽离,清晨寒冷的空气立刻见缝插针地渗入了薄薄的毛毡里。


Miller难受地皱了皱眉头,渐渐醒来,他慢慢撑起身,身上盖着的毛毯顺着地心吸力滑落,露出漂亮的肩膀和裸露的后背。


男孩四处张望,直到发现Colin站在远处安静地盯着他,他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早啊。”对上Colin的视线,Miller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慵懒地说。


Colin点了点头,僵硬地回应:“早。”


“这实在是太不妙。”男人在心里暗暗叹息。


Miller就像是某种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美食,只要看到他,接近他,Colin就无法理性作出判断,这实在是太危险。


他们的关系必须止步于昨晚的疯狂,Colin绝不能标记他,男人并不想在肩膀上的重担增加一个Miller,他必须要远离这个男孩。


而当Colin Farrell下定决心的时候,他总是做得很彻底,因此,只消一会儿,Miller就猜到男人在回避着他。


时间就好像回溯到昨天在暗道一样,男孩喘着气努力想要追上Colin的步伐,而对方却只顾着埋头往前走。


Miller试过跟Colin搭话,男人虽然偶有回应,但绷紧的表情出卖了他的主人。


Colin在疏远Miller,仿佛他是某种瘟疫一样疏远他。


要说一点儿都不失落,那肯定是骗人的。


可Miller明白,经历了昨晚的失控后,尴尬也是很正常,虽然他很享受,男孩也确定Colin很享受,但那一切不过是因为信息素,跟感情无关,那不过是本能的行为。


“It's ok.”看着Colin前进的背影,Miller低声呢喃,“I'm fine.”


今天的路程比起昨天要顺利得多,那场该死的大雨终于停了,雨水的洗刷让地面温度降低了不少,虽然太阳高挂,但不至于热得叫人难受。


经历过轰炸的城市路上偶尔也有几具丧尸在挡路,但数量不多,只要他们别走入没把握的大楼,Colin一个人就能轻易对付那些恶心的怪物。


但Miller还是尽全力帮忙,他反应很快,再加上昨天实战了一回,手法熟练了许多,他尽量不让自己成为Colin的负累。


他们走了不少路,但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第三区。


可一座巨大的铁丝网却拦住了他们前进的路。


“听我说,”他们埋头走了几个小时,Colin终于正眼看着Miller,主动跟他说话。


“住在第三区的那家伙,”Colin指着铁丝网内的房子,“他呃……脑筋不是太正常。”


Miller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Colin。


“住在这里的家伙叫Sam,他很敏感,很容易猜忌别人,包括我。”Colin严肃地说,“他跟丧尸、军人不一样,他有枪,他很警惕,所以……”


“所以你要让我保持安静,别去惹怒他。”Miller帮着Colin把后来的话说完。


“对……”Colin点了点头,“对,没错。”


“但我们要先翻过这个铁丝网,才有机会担心Sam的态度。”男孩眯着眼睛审视着铁丝网,它唯一的入口被人从里面打横锁上了一块生锈的铁片。


“你不能弄破它吗?”Miller指着那个铁销问。


以男人的力气来说,破坏这块碍事的铁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Colin摇摇头,“你不能在作客的时候,把人家的大门弄破,这很没有礼貌。”


这堵铁丝网是Sam故意设置在这里,抵御那些游荡的丧尸,要是把它破坏了,Sam肯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把我推上去,我爬过对面把铁片拉开。”Miller提议。


“我可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Colin低声说。


Miller看得出,男人还是十分不信任他,Colin总是害怕他会闯祸。


男孩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那你还有其他方法吗?”


Colin认真地思索了片刻,最后从无奈地呼了口气,在入口前扎着稳实的马步,双手手指紧扣,手掌朝天地放在小腹处:“上来吧。”


Miller稍微向后退了急步,然后便发力一脚踩上了Colin厚实的掌心中,小腿的爆发力再加上男人往上推的助力,让男孩轻易地爬上了铁丝网顶。


Miller艰难地挂在那里,用力抬起大腿往前翻,挣扎了一会儿终于顺利翻了进去。


随着“咔擦”的一声,铁片被男孩拉开了。


“你看,”Miller露出得意的笑容,摇了摇手里面的铁片,“这不难。”


Colin神色复杂地看了男孩一眼,淡淡地说:“把它放回去。”


一大盘冷水浇来,Miller看着Colin渐渐远去的背影撇了撇嘴。


铁丝网后是几座残旧的复式楼,远处的高楼的影子刚好打落在这几座复式楼上,阳光照射不到这里,渗出一股瘆人的阴暗。


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不用回头Colin都知道Miller追了上来,他仔细地看着那几座阴森的复式楼,然后走到最左边的房子,谨慎地敲了敲门。


但敲了好几次门,里面都没人回应,Colin便提高声线说道:“Sam?我是Colin,你的东西,记得吗?”


“Sam?”Colin又用力拍了几次,“Sam!”


正当他和Miller面面相觑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面容丑陋的秃头中年人正抬着一把来福枪警惕地指着Colin。


“抬起手!”Sam的嗓门很大,声音听上去有点像牛蛙,难听而让人烦躁。


被无情的枪口指着,Colin和Miller都顺从地举高了手。


Sam眯着原本就很小的眼睛,谨慎地看了Colin一会,然后轻轻歪着头打量着Miller。


Miller不喜欢Sam看向他的眼神,那让他联想起暗道里狡猾的老鼠,让人不安。


“进来。”Sam说着,继续用枪指着俩人,面朝着他们,慢慢往屋子里退。


可能是因为缺乏阳光,Sam的住处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酸馊味,房子里只有几盏照明用的暗黄色灯泡,木质地板发着霉,踩上去软软的,到处都是木屑和垃圾,十分混乱。


“你!”Sam盯着Miller厉声道,“把门关上!”


Miller再次确定自己讨厌这个男人,男孩先是危险地回盯着Sam,片刻后才转身把门关上。


但就在他关门的瞬间,丑陋的男人用枪支狠狠地打向Colin,嘴里嚷道:“把你的枪给我放下!”


Miller反射性地扑向Sam,弄出藏在袖子里的蝴蝶刀,刺向他那丑陋的脸庞。


但Sam的反应也不慢,他往后一缩及时躲过了Miller的攻击,他显然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能对他构成威胁,猝不及防地被扑倒在地上。


Miller跟Sam在地上扭打着,男人几次就要扣动来福枪,把Miller的身体射穿,而蝴蝶刀也几次惊险地擦过Sam的颈项,割破他的大动脉。


“住手!”Colin边说边扯开Miller。


Colin看着愤怒的Sam,一手把男孩拉到他身后护着,另一手则安抚似的摆在半空中说道:“冷静点,他不是故意的。”


可身后的男孩却想要挣脱开他的禁锢,继续跟Sam拼命,Colin厉声地责骂:“还记得你答应我些什么吗?我说,住手!”


Miller停止了挣扎,他呼吸急促,看向Colin的瞳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受伤。


男孩只是下意识地想要保护Colin,他没想到会把事情搞砸。


Miller移开了视线,转而倔强地盯着Sam。


Sam重新审视聚在一起的俩人,他慢慢地垂下了来福枪的枪口,“管好你的孩子,Colin。”


丑陋的男人往身边随便咄了口痰,警告道:“我下次可不客气。”


“过来吧。”Sam好像突然放下了所有敌意,他带着Colin他们往里面走。


看着Sam走路一拐一拐的声音,Colin和Miller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也跟着对方走到客厅。


客厅连着一个开放式厨房,Miller终于明白屋子里的那股酸馊味是从哪里来的了。


炉灶上是一个个烧得黑透的铁锅,里面好像曾经熬过些什么东西,现在已经发臭长着大量的霉菌,一些苍蝇欢快地在上面飞舞着。


Sam走到厨房吧台的位置,粗鲁地把上面堆放着的杂物扫到地上,然后从橱柜里面找出一瓶啡色浑浊,似乎是酒的液体,和三个玻璃杯。


Sam用脏兮兮的衣袖擦了擦玻璃杯,但压根擦不走那些暗黄色的痕迹,他用牙拔开了酒的木塞子,然后把那些浑浊的液体倒进杯子里。


“来一口。”他把其中两杯酒推给Colin和Miller,然后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他小口小口地品尝,就好像在品尝最美味的佳酿。


“别,”Miller才踮起脚尖,刚探过头想要看看那些酒精,Colin便警告,“你还小。”


Miller不满地瞪了Colin一眼,但还是听话地收回了好奇的视线,实际上,就算没有男人的喝止,他也没打算把玻璃瓶里面的东西喝掉,那太脏了。


“我的东西?”Sam朝Colin的背包扬了扬下巴,问。


Colin把背包解下,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个包裹,递给了Sam。


丑陋的男人放下了酒,他拉开了包裹的开口,看到里面满满的罐头和药物,满意地点了点头。


Sam从口袋里掏出三张配给卡甩给Colin,扭曲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剩下的,你回去免疫区自然会有人给你。”


“我可不记得你有孩子。”Sam又喝了口酒,看着Miller说道。


“他不是我的孩子,”Colin把那三张配给卡塞进口袋里放好,“我们只是……顺路。”


“顺路?”Sam狐疑地重复。


“我要去找火萤。”Miller抢白道,他不想连关于自己的问题都由Colin来回答。


Sam的嘴角扯了个讽刺的笑容:“火萤已经堕落到连孩子也要了吗?”


“或者,你知道这区火萤的基地在哪里?”Colin问。


"就在附近的那座商场里。"


"但没了,"正当Miller以为看到了曙光,Sam却幸灾乐祸地补充,"前几天来了一队装备精良的军队,他们往西边逃了,就像落水的狗一样狼狈。"

评论

热度(57)

  1. EMILY宁左勿右_Reliqui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