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

Raedo:

伪机器人亨/科学家本


这个伪是怎么伪法…嗯…你们慢慢看,但估计我不会写到那里去。


*仍在纠结是否保留亨的性能力【喂】






【1】




  “你爱我吗?”




  调弄精细电路的手一抖,险险烧坏掉自己的心血。男人放下工具,戴着手套的手抚上坐立于实验床上的生化人,来自本的平和热流携着橡胶的触感让亨利感到舒适。本看着眯起眼的卡维尔,他左边颧骨下的皮肤还开了个口,其中的电路虬结盘曲,同那人生动英气的五官形成刺眼的对比。




  阿弗莱克的嘴角跟随着亨利勾起个不甚明显的弧度,似乎全然未受男人裸露出的生化组织的影响。“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从来不是逃避问题的人。




  “…嗯,我也不太清楚。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个得深思熟虑的问题,亨利。”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爱你呢?”




  “那也得想想。”




  亨利转过身,眼瞳的海洋荡漾着不确定和困惑。“所以…?”他的手摆弄着,诉说出自己波动的情绪,动作里掺杂了几份来自波士顿的滑稽味道。“我爱你,而你可以…不这样,不以爱我来回应吗?”




  焦棕色的眼瞳里一霎那的黯然太过迅速,以至于亨利来不及窥见那男人的无力中隐藏的分毫谜题。本直接将他的凳子连带着转过去,小声念了声别乱动,然后是小型焊枪在自己后颈那处动作的声隙。他听着身后精密的调试,本的吐息一次次被男人自己掌控的微不可闻,空气中的一个个微小分子碰撞着,执着的从有序奔逃向混乱,蔚蓝晶片形成的环放大又缩小,未敢再恍惚的送出任何一个字眼。




  他听到阿弗莱克懊恼的呼气声,随后是抓挠头发的颓然。




  “如果永远都得不到回应呢,你有曾想象过这样的情况?”




  激光刀具的振动声戛然而止,橡胶弹动着结束的乐音,本的指腹贴合于他的皮肤上,至使他感到干渴,感到欲望。“那么直到死亡驱我远走。”两只指节沿着他的颈项下滑,掠过他光裸而崭新的脊背。亨利压下一声呻吟,只觉脸颊的温度在兀自上升,“在那之前,我不觉得我会就此停下。”




  “死亡不会将我们分开*。”




  卷发下的眸子闪着光,突兀的词句蓦然给予他缥缈的,不切实的鼓励,望向本的目光是那样热忱,以至于本匆忙撇头的动作带着狼狈。




  咳嗽声试图掩去方才近乎于誓言的言语,却在盖过颧骨上的红晕时陡然无力,“我还有些事要处理,阿尔戈当时创下记录取得殊荣的时候我在忙些其他的事,现在老家伙们迫切的需要一份规中的总结发言。”本拿开亨利搭在自己臂上的手掌,掩着嘴向外不加伪装的试图逃跑。




  男人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擦过自己的胡茬,于其下的唇轻薄的几近刻薄,亨利手心里空落得沉重,像是服输般立定原地,目送着那高大的身影跨出液压制动的平静。




  他至少靠近了一个承诺。




  死亡无法将我们分开。








【2】




  他摔碎了本最珍爱的东西。至少他以为那是的。




  他只是无法再看着那张同自己一样的五官,笑的灿烂,那样刺眼。




  本看着他从房间中逃出去,未加阻拦。半晌,男人蹲下去,任玻璃碎片划破手指,轻轻抚上那一张轻而久远的影像。




  画面里的阿弗莱克没有正视镜头,导致眉毛显得过于浓密,眼睫似乎被放大的过分。阳光从头顶上的树荫穿行,破碎在树下的人身上。他不是个热衷于微笑的人,但照片上的浅淡笑容是如此真实。




  站在自己一旁的亨利便也像是真的一样。








tbc




写不下去了写不下去了再不发出来我要死了。


这什么玩意儿…我也不知道…


再说一下按照我的尿性后续是不存在的,但我大概脑了整个故事…想知道直接跟我说,我讲给你听…


听文手的脑洞就是无痛人流…



评论

热度(31)

  1. EMILY看文请找HgRaedo 转载了此文字